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多彩投多个项目暴雷 风控能力遭质疑 又被员工讨薪维权

2020-09-10 08:35:27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三年了本金至今拿不回来,投资人的损失超过200万。”一位投资人在社交网络上写道。

原来在2017年,上述投资人与其他投资人在众筹平台——多彩投上投资了名为“奇境森淼三里屯旗舰店”的项目。据了解,此类投资项目仅需投资固定金额便会享受业绩分红,投资店铺的会员及代金券等,通常来说这是一个保本的投资方案。实际上,在投资人的认知中,自己投的也是一款保本产品。

从该名投资人在社交网络发布的情况来看,项目后期出现变故。多彩投开始接洽新的公司接手项目,但投资人的钱可能早在之前项目运作中便已用尽。

在投资人维权群内,一位名叫“投后老陈”的人,给投资人提出最多赔偿50万的方案,之不过最后也没有后文。投资人称,之后多彩投的CEO或者COO都不在群里说话了,被其形容为“装死”。

值得一提的是,在奇境官网未找到“奇境森淼三里屯旗舰店”,但找到了一家位于三里屯SOHO商场的门店,该门店信息并未有森淼字样,而北京仅有一家“奇幻森淼双井店”。

据官网显示,北京多彩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多彩投,成立于2014年。多彩投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专注在酒店、文旅、商业等领域。

事实上,上述暴雷的案例并不是个例。不少投资者质疑多彩投作为平台方对于上线的投资项目并没有做到严格的审核,很多项目拿到钱后往往都以倒闭、关停收场,甚至有的项目竟是彻彻底底的违建项目。

此前,有多位投资人在多彩投上跟进了当时的明星项目“广东新兴畔森温泉野奢酒店”,结果项目最终还是暴雷。

据投资人群中的“投后梅罗”表示,该项目在并没有报批,如果不搬走就会被直接处理掉,若交给景区方运营,收益按比例分配,景区方称需要考虑一下。

在第三方投诉网站上,有投资人表示,于2019年7月在多彩投上投资了“那溪那山云南餐厅”项目。根据投资协议为期两年,每月分红200元,从2020年6月开始,没有后续分红且那溪那山餐厅也已关闭,那溪那山餐厅的股东和担保人一直不予回应,也未退还投资本金。

在投资人看来,上述项目都能上线众筹,说明多彩投作为平台方没有进行严格的筛选与尽调,其风控能力也存在问题。

面对频频爆雷的投资项目,不少投资人选择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

通过查阅裁判文书网,其中14名投资人起诉了“落·音乐空间”项目的公司广州新噪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多彩投。

2017年11月,新噪音公司突然通知各共建人,“落音乐空间-北京店”项目因不符合安全需求,根据北京地区政府部门的清理政策,需要立即停止经营。经共建人多次质问终止项目的缘由以及经营情况,新噪音公司又陈述因为项目无法盈利、自身没有资金运作等理由导致项目无法营运,只能关店。在停止经营后,新噪音公司强调资金已经全部消耗,即刻意回避原告等共建人,对本次项目的相关责任以及后续处理事宜避而不谈。

最终法院判决,新噪音公司需要赔偿投资人本金,同时法院认为由于缺乏合同及法律依据,多彩投不需要承担相应连带责任。

不过,在近期的另一份裁决书中,又有了不一样的情况。

今年9月,由于被执行人未履行支付义务,投资人再向上海二中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上海薇寓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多彩维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薇稼(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孙志亮须向投资人支付股权回购款、利息、股权收益等总计约26万元。

薇稼是长租公寓及联合办公空间V+Space主体,孙志亮是该公司法人,据企查查显示,薇寓是薇稼的全资子公司。

此前,多彩投上线了V+Space陆家嘴(600663,股吧)社区、金桥社区、杭州江南社区等共五个项目,众筹目标金额总计1900万元。

目前,V+Space主体陷入债务危机,薇稼关联众多房屋租赁合同以及借款纠纷,有多条失信记录。孙志亮旗下公司因拖欠房屋托管人房租和违约金等,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裁决书中另一家北京多彩维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多彩投的全资子公司,同时目前该公司仍有三条被执行记录,执行标的为37万余元。与上述案件不同,在本案中仲裁委员认定多彩投旗下公司也为责任方之一。

除了遭到项目投资人的维权之外,多彩投的内部员工也因为拖欠薪资在网上进行维权。

一位多彩投的员工表示,多彩投未予支付其今年4-7月份的绩效工资和2019年前两个季度的提成,在多次沟通无果后,多彩投最终单方面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据该员工表示目前已经申请了劳动仲裁。同时据其表述,公司也有部分员工和其情况类似。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多彩投上线投资项目超1000个,除投资收益外,投资人可获得酒店等项目的消费权益。官网统计,平台成交金额59.38亿,截至4月,退出金额达10亿。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