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直播带货秒卖光真的假的 近万亿市场背后有多少“水分”

2020-06-16 08:40:37 来源 : 人民网

直播带货正如日中天,但热度也存在不少水分,刷单现象频频出现。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刷粉丝量、刷播放量、刷订单的小广告在网络各个渠道比比皆是,20元起步便可获得至少2万次的播放量,甚至还可定制要求。据部分提供刷单服务的卖家透露,单月交易量就可达到数百甚至上千件。

每月交易量上千

如今,刷单似乎已成为直播带货的常规操作。北京商报记者以“直播”“播放量”“粉丝”“订单”等关键词在网络上进行搜索,出现了不少声称可提供刷单服务的介绍信息,几十块钱的价格便可获得数万次的播放量以及数百个点赞量。

据某卖家发布的交易信息显示,若交纳20元,便可获得2万次播放量,同时至少100个点赞量和不少于15个分享量;而若交纳金额为50元,则能在获得6万次播放量的基础上,同时得到不少于300个和50个点赞量及分享量;甚至还能获得5个真人点评。此后交纳金额越高,获得的播放量、点赞量以及真人点评量也更多。

卖家吴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当日下单便可进行操作,如若对刷单的时间节点有要求,可事先进行沟通,同时真人点评的内容也可提前安排好,“你们想刷出什么效果,我就能帮你实现什么效果”。

不只是播放量、点赞量、点评量可以刷出来,直播带货中的销售量同样也可以刷。“我们不负责垫付下单时的货款,需要你们把用于下单的钱打过来,另外我们会收取一定服务费,具体收多少看你们预计刷多大数额的订单量。”负责刷销量的卖家李先生如是说。

各式各样的刷单交易,甚至与直播带货本身的热度不相上下。从部分卖家的单月交易量可以发现,实现数百件的不在少数。且李先生表示,现在直播带货越来越火,交易量也出现增长的趋势,圈子里单月达成上千次交易的也不是个例。

软件系统+人工操作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现阶段刷单者主要通过系统软件和人工两种方式进行操作。

据吴先生透露,目前网络上有多种软件可实现同步批量操控多部手机,从而在快手、抖音等平台上进行刷单。“我用的软件系统可实现一台电脑同时控制上千部手机,一键批量进行观看直播以及进行点赞、转发、关注等操作。此外通过在系统上进行设置,也能让操控的手机对直播内容评论。以上这些完全是模式化的操作,只需要事先设置好,后期便可按照需求操作,不需要耗费更多精力。”

然而,软件系统的一键式操作也容易被直播平台发现造假行为,此时人工操作的方式便浮出水面。且现阶段网络上已出现部分专门为刷单而设置的聊天群,大量人工操作者在该群内接单、刷单。

黄女士便是人工操作中的一员,“在进入该群时,首先要交纳一定费用作为入群费,价格一般在100-300元不等,根据交纳金额的不同,可接受的任务也不同,但只要进入该群,便可以每天收到多个刷单信息。一般情况下,需要人工操作的多为真实评论量和产品销售量,刷单越多,收入越高,我曾经实现过一个月靠刷单挣了2000多元”。

近万亿市场规模

刷单行为之所以频频出现,首先与商家为了营造声势有关。除此之外,按照行业惯例,直播间销量的高低会与MCN机构能获得多少收益和提成挂钩,因此部分主播及MCN机构也会主动刷单来保证自己的收益。

“直播带货并非次次都能达到预期效果,为了服务费不被抽走,同时获得提成,主播及MCN机构便会自己操作下单补足销量,此后再通过退货等方式收回投入的金额,且一般直播带货的商家允许出现一定比例的退货率,因此这样操作既完成了目标任务,又获得了提成。”某MCN机构相关负责人周先生如是说。

而在刷单的背后,是直播带货广阔的市场规模。艾媒咨询此前曾对外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就已达到4338亿元,而在2020年,不仅我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作为当下最为火热的新兴商业模式之一,直播电商的规模也将进一步增加,使得行业总规模有望突破9000亿元,达到近万亿元。

较大的市场红利吸引各方相继入局,而为了能吃到更大的蛋糕,难免有人找寻捷径。就在本月初,快手网红“小伊伊”曾进行直播带货,并对外官宣成交额过亿元,然而没过多久,便有多名微博大V举报称,从第三方双平台实时监测数据显示,“小伊伊”的销售额分别为826.6万元和855.43万元。

刷单的弊端不言而喻。消费者会因虚假数字而受到欺骗,购买到名不副实或本身并不需要的产品,若经常受到误导,反而会对直播带货产生反感,不再产生消费欲望,有可能会直接切断整个市场的发展空间。

此外,还会有品牌方在恶意刷单中承受损失。4天前,杭州子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子屹文化”)便向杭州朴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朴润文化”)发函,要求对方返还坑位服务费并赔偿一切损失。据子屹文化透露,该公司支付朴润文化直播坑位服务费20万元,同时朴润文化承诺完成50万元的销售额。但由于朴润文化恶意刷单,不仅未能完成销售要求,更导致品牌方店铺被淘宝平台认定为虚假交易,被处以降权及扣除12分的处罚,给品牌方及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投资分析师许杉认为,用刷单装饰出来的高额播放量和销售量,一方面证明着主播并未能调动起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另一方面也会给商家和品牌方带来损害,付出的资源得不到真实的回报,导致对直播带货避而远之,长此以往,反而会令市场无法再向前发展。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