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曹操出行入局外卖 全面发力同城速递市场

2020-06-12 14:12:15 来源 : 北京商报

继顺丰后,也想品尝外卖配送这块“蛋糕”。6月11日,曹操出行副总经理庞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曹操出行开始涉足包括外卖配送在内的各类同城即时配送业务。而曹操出行全面发力同城速递市场背后,则是自身传统网约车业务的发展瓶颈。对于曹操出行而言,入局同城速递市场只是第一步,能否在其中找准自身定位,将是成败关键。

01

全面发力货运

6月11日,有消息称,曹操出行将发力高端外卖配送业务,该业务由曹操出行专职网约车司机负责提供,用户可通过曹操出行App中“帮忙取送”栏目下单外卖配送。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目前,入驻的餐饮商家客单价均在300元左右,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将按照行程距离决定”。

对于曹操出行涉足外卖配送业务,庞博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给出肯定回答。但他同时也表示,外卖配送只是曹操帮忙业务范畴中的一部分,曹操出行正向用户提供包括外卖配送在内的各类同城即时配送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打开曹操出行App发现,曹操帮忙服务时间为每天9时30分-23时59分,用户只需输入物品类型、起点信息和终点信息即可使用服务,曹操帮忙服务支持个人用户紧急取送证件、手机等贵重物品进行,企业取送文件、设备等办公物品,商户取送蛋糕、生鲜等商品。

数据显示,2015-2018年,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交易额年均增速保持在20%以上,并在2018年突破400亿元大关。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未来3-5年同城货运预计仍将保持5%-7%的增长速度,在2020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

进入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同城配送市场需求进一步爆发。在此背景下,曹操帮忙也实现较快发展。数据显示,2020年前4个月“曹操帮忙”业务量同比分别增长77.11%、36.93%、69%、81.11%。

“曹操出行涉足外卖等更多同城即时配送业务,更多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庞博表示,今年疫情爆发以来,“曹操帮忙”业务量显著增长,这让曹操出行更加关注用户需求,综合考虑各类因素后,曹操出行决定顺其自然地发力各类同城即时配送业务。

02

传统业务瓶颈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看来,除市场前景广阔外,自身业绩需求也是曹操出行这类网约车平台发力同城速递业务的关键原因。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称,2018年后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增长、用户使用率均出现放缓。其中,2019年6月与2018年12月相比,用户规模仅增长0.3%,2017年12月-2018年12月,该增幅则为2.5%。

用户规模增长乏力的同时,更多新入场的网约车玩家正让市场变得更加拥挤。2018年11月,上汽集团正式宣布开启网约车业务,并推出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12月,宝马中国在成都正式启动BMW即时出行高端网约车服务;2019年1月,江淮汽车旗下移动出行品牌“和行约车”正式上线;12月,吉利与戴姆勒联手共建的高端出行项目——奔驰·耀出行将于正式投入运营。

在此背景下,曹操出行也面临更多压力。有消息称,近日郑州部分曹操出行司机反映,曹操出行平台自6月1日起将调整薪酬结构,奖金、福利和补贴都出现变动,致使司机收入大幅下降,很多时候还要贴钱开车。

该消息援引曹操出行郑州运营中心负责人郑琦的话称,“疫情期间我们企业发展也非常难,企业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困境,比如说它的资金链断裂,如果企业要更好的发展,势必要做出一些调整”。

如果上述报道属实,发力同城速递无疑能够帮助曹操出行改善此类困境。庞博表示,曹操专车司机的工作分为平峰时段和高峰时段,其中平峰时段接客量较少,运力相对闲置,如果平峰时段司机能多开展一些同城速递业务,则既能提高平台运力资源的使用效率,也有助于司机增加收入。

03

切入小众市场

虽然同城速递市场前景广阔,但竞争同样激烈。数据显示,同城即时配送市场主流业务模式为B端拼单模式,该模式作为同城货运的基本模块有着超过90%以上的稳定份额。

据了解,B端拼单模式指快递员将附近多个订单收揽到手,再按照订单地址逐个进行配送,包括美团外卖、饿了么、蜂鸟配送等均采用这种模式,并凭借自身的流量优势,牢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作为市场后入者,曹操出行并未选择与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巨头“硬碰硬”,而是选择另一种达达快送等平台采用的C端一对一模式,即配送人员每次只送一单,发件人和收件人之间点对点直达,物品中间没有任何停留中转环节,服务更快速。

与达达快送、美团跑腿等平台相比,曹操出行开展C端一对一模式的优势在哪?一位接近曹操出行的人士表示,达达快送、美团跑腿均使用两轮机动车或非机动车配送,而两轮机动车配送箱只能装载中小物品,在配送一些大件物品或者容易损坏的物品时,通过曹操出行专车进行配送可能会更让用户放心。

数据显示,在曹操帮忙的取送物品数据清单上,鲜花蛋糕占比达68.07%,然后依次是生鲜水果占比12.24%、酒水饮品占比8.06%、文件票据印章占比2.89、电子数码占比2.64%。

不过,由于配送模式导致成本较高,C端一对一模式的市场容量远小于B端拼单模式。而且,配送载具的差异还导致曹操帮忙业务的收费比同行更加昂贵。以在北京市由和平里北街地铁站向太阳宫地铁站配送鲜花为例,曹操帮忙的收费为40元左右,而达达快送的收费仅20元左右。

在市场竞争方面,盯上C端一对一模式这块蛋糕不止是曹操出行。此前,滴滴先后依托代驾团队上线跑腿业务,随后又推出同城货运业务;哈啰出行也上线哈啰快送,主打中短距离即时配送。

此外,对于曹操帮忙所押注的C端一对一模式的可持续性,一些业内人士也持保留态度。“短距离内的跑腿业务,究竟是真需求,还是仅仅是疫情下激发出的暂时的‘伪需求’,需要进一步观察。”财经专家郭宇轩称。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